城市政府如何編制智慧城市規劃?
來源:财經雜志 更新時間:2019-08-12
前言
目前,中國城鎮化已進入高速增長期,我國規模城市總數達到世界首位,城鎮人口數量已占據總人口數的60%。在取得了這些成績的同時,當前城市發展中面臨的問題卻愈發突出,宏觀經濟與城市的發展問題聯系也愈加緊密。城市債務增加,金融風險壓力巨大,城市轉型面臨着嚴峻的挑戰。
因此,在當前形勢下,應當如何認識城市的發展規律?如何做好對城市居民的公共服務?如何提高城市資源的利用效率?如何增加就業和進行産業的空間布局?如何避免更嚴重的危機和風險的發生?這些一連串的問題都需要在借鑒國際經驗的基礎之上,結合中國城鎮化的實際情況,尋找出解決的方法和答案。
于此背景之下,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設立《城市百問》欄目,利用我中心優質學術研究力量,試圖解答城市發展、城市政策、城市規劃等方面的種種問題,并将就城市發生的社會熱點問題,提出我們的分析方法,供讀者參考。
希望所有對此感興趣的讀者在本欄目下留言,提出有關城市的各類問題,以便我們及時解答交流。
 編者
(往期回顧:)
總第五十三期
本期作者:
李 鐵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
智慧城市的概念近些年已經在國際上得到了廣泛的關注。許多從事IT和互聯網的企業紛紛成立了智慧城市研發和推廣部門,一些城市政府也在研究制定未來智慧城市發展的規劃。但是對智慧城市認知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異,導緻政府和企業制定相關發展戰略時,目标容易偏差,造成資源的錯配。
如何編制智慧城市規劃?首先得明确什麼是智慧城市。我們可以把所有與人工智能、互聯網和大數據有關的智慧技術在城市方面的應用,都作為智慧城市的組成部分。當然也包括一部分傳統的智慧技術,例如有線傳感和監測系統、能源的循環再利用系統等。其實關于智慧城市的概念,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所有的智慧技術在一個城市中的應用,不僅是政府端的應用,而且在社會端的應用更能體現出一個城市的智慧水平。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把目前所能想到的已經在城市實踐中應用的智慧技術,都作為智慧城市的要素。其實,在國際上研究智慧城市的時候,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僅僅把政府端的應用作為智慧城市,而絕大部分智慧城市的實踐都是在社會應用層面。
因此,我們目前在智慧城市規劃的編制過程中,特别要注意防止一個傾向,就是誤把政府端的應用看作智慧城市的主體,而把其他的社會端應用排斥在智慧城市之外。例如,日本政府在提出智慧城市發展目标時,試圖在2025年實現全社會的無現金支付,其實這在中國早就實現了。一些日本的地方政府也把網約車作為政府的智慧城市目标,但是受到出租車工會的反對,推行起來有很大的阻力。但是在中國沒有任何一個城市認為我們的共享經濟,例如網約車、共享單車、快遞和無現金支付等與智慧城市有關。這就是理念上的差距。例如歐洲的智慧城市更多的強調能源的有效利用,往往介紹智慧城市的經驗時,節能建築和共享單車以及新能源汽車的應用都是重要的案例。
既然我們可以把智慧技術在城市中廣泛的應用看作是智慧城市的重要組成内容,那麼我們在政府端編制智慧城市規劃時,就應該站在一個全新的角度,放棄以政府為主導的所謂智慧城市的管理模式,而更多的把重點放在智慧技術在城市各方面的應用上,反而會體現我國城市發展的智慧化水平的實際進程。因此所謂的智慧城市,按照國際的認定,實際上在中國早就進入了2.0時代,至少從無現金支付引發的社會智慧變革和城市的智慧應用開始,已經站在了國際的先進行列。
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編制智慧城市規劃要考慮到兩個方面,一是社會應用層面,已經在社會上廣泛應用而且實現了收支平衡,并還在城市可擴展的領域進一步延伸。二是在政府應用層面,我們如何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人工智能以及各種感應傳感系統,可以改進城市的治理,提高城市的運行效率,并解決城市突發事件的應急管理問題等。在社會上的應用,我們現在看到的無現金支付和共享經濟以及各種智慧技術延伸的領域,還在進一步的探索、推廣和普及。這些更多與市場需求有直接關系,甚至部分直接影響到傳統的公益事業領域,例如智慧醫療、智慧教育。也影響到大型基礎設施供給和運營以及能源的管理和運營等領域,甚至也影響到以市場為主導的社區物業管理和園區管理等方面。在政府層面,除了辦公管理、數據管理、以及行政服務項目管理等,還要包括智慧交通、智慧治安以及智慧應急管理,甚至包括城市各個方面的公益事業管理和社會管理。在城市智慧技術應用的所有領域,市場應用占大頭,而且未來可以形成穩定的投資回報,甚至在競争和需求刺激中引發技術變革。政府應用是小頭,而且很多是基于智慧技術在社會領域應用方面衍生的結果。而且政府的智慧化管理往往是淨投入,隻能産生社會效益,如果管理不好,還會形成資金和技術的沉澱。當然,政府可以從社會領域的應用中,購買自己所需要的服務,這樣會大大減少政府投入的成本。
編制智慧城市規劃,首先要了解各種智慧要素已經應用的領域和構成。如果我們僅僅站在政府層面,隻了解政府序列的應用,忽視了社會領域的應用,讓市場化的智慧城市應用和政府序列的應用各自獨立發展,那麼既會降低市場化智慧技術在城市的普及範疇,也會導緻政府在智慧城市投入方面形成一定的浪費。
其次,要根據社會應用的特點,盡量發揮市場化的智慧技術在城市的應用優勢,尋找出政府可嘗試探索的應用空間,通過購買服務來降低政府的投入成本。例如,無現金支付的應用領域十分廣泛,涉及到政府的服務項目或者是政府運營的公益性事業或者是基礎設施管理等收費的項目,通過無現金支付所衍生的系統化管理,可以完全實現支付形式簡單化,掃碼秒付。例如隻要有統一的ETC,在所有汽車通行的領域就可以不用再設置專人管理等,可以實現與城市道路停車有關的無障礙支付。其實我們的一些城市距離這個目标已經不太遙遠。隻要我們掌握了智慧技術在城市應用的基本信息,隻要把已經實現的智慧技術和尚未實現的智慧技術按照政府的需求和财政支付能力進行優先排序,通過PPP方式購買服務,就可以大大減少政府的投入成本。
再次,編制智慧城市規劃,涉及到政府負責的基礎設施項目和公共服務項目,以及政府機構運轉以及行政服務的内容,甚至包括數據信息系統的建立,可以根據現有的智慧技術應用狀況,采取适用性原則,逐步引入到政府的管理系統中。政府切忌動用大筆資金建設所謂的智慧城市體系,投資過大,管理人員不足,所有政府工作人員的适應能力跟不上智慧城市系統的發展,導緻投資的浪費和資源的閑置。對于所謂的超前試驗,即使政府有能力投資,也要交給市場和企業,讓他們根據社會需求來判斷投資的必要性,并解決未來的投資回報問題。
還有,政府編制智慧城市規劃的重要目标,就是盡量發揮市場的力量,發揮社會的創新力量,讓智慧技術在城市的應用可以迅速得到推廣和普及。這是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的體制優勢所在。智慧技術在城市的創新應用一定會面臨着傳統利益主體的挑戰,甚至會表現為網絡暴力和各種形式的打壓。同時因為智慧技術的應用成果,也會帶來就業模式的轉變,甚至給傳統的城市治理帶來了新的難題。例如網約車對傳統出租車行業的沖擊,共享單車對政府投入的共享單車的沖擊,外賣和快遞對城市交通秩序的沖擊,智慧停車系統對傳統道路停車的承包商和私人收費者的沖擊等。政府要在規劃目标中,提出解決方案和治理措施,要通過包容性的政策,允許智慧技術在城市中按照市場的方法進行嘗試,并把智慧城市的技術運用作為城市治理的規劃目标來推廣和實施。
編制智慧城市規劃,不是政府要壟斷技術和智慧資源,而是通過包容性的方法,為智慧城市的技術應用創造更好的發展空間。同時切忌采取主觀的方式,通過行政命令式的手段強制推廣,造成資源的浪費。企業根據市場的選擇,采取的推廣方式一定會考慮到投資和回報的關系,也會考慮到獲得金融政策支持的可能。但是政府層面認為是好的智慧技術,不等于會有好的投資回報和推廣普及的效果。原因在于出發點和認知上的差異,也在于自身利益訴求的不同。我們在調查中,常常會遇到一些政府官員對于某一項智慧技術大加贊賞,要求各級大力推廣,但是由于與市場的需求沒有準确的對接,一旦資金投出去後,必然會造成大量的浪費。例如充電樁的普及,應該也是智慧城市未來的發展方向之一。但是如果過早推廣,或者在選擇充電樁空間布局的時候,往往會嚴重地忽視市場的實際需求。畢竟這裡有資金投入和收益的時間差,代表着金融資本的利用效率。這裡也有投資空間選擇不當導緻的資金沉澱。如果交給企業和市場,這種選擇以及投入的效率會大大地提高。